物管與業主訴訟時效之爭案例分析
來源:    發布時間: 2016-12-17 13:40   1236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案例:業主拒付管理費成被告

 

業主吳某2010年3月8日入住某小區,物業公司為該小區提供物業服務,收費標準為2.9元/平方米。但從2010年10月起,吳某拒絕交納管理費等費用,截止2012年9月,共拖欠物業公司費用總計人民幣5562元。物業公司遂于2014年11月訴至法院,要求吳某支付拖欠的物業管理費等相關費用。

 

針對物業公司的起訴請求,業主吳某稱,物業公司無物業管理資格,其有權拒絕交納物業管理費等費用,但一審并未提出物業管理費等費用的請求已經超過訴訟時效期間的抗辯。

 

對此,法院經審理認定物業公司具有物業管理資質,且對涉案物業進行了物業管理,判令業主吳某應當向物業公司支付物業管理費等相關費用。吳某不服一審判決,以物業公司向其主張物業管理費等費用的時間已超過法律規定的二年訴訟時效期間為由,向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原判,駁回物業管理公司的訴訟請求。

 

爭議: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

 

吳某在二審期間提出的訴訟時效抗辯是否成立?

 

吳某認為,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本案無任何證據證明物業公司在訴訟時效期間內主張過權利,其主張物業管理費的時間已超過法律規定的訴訟時效,應依法駁回其請求。

 

物業公司認為,吳某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結果:

 

業主上訴理由被駁回

 

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雖然吳某在本案二審期間提出了物業公司起訴請求物業管理費等費用的時間已超過了訴訟時效的主張,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由于吳某在本案一審過程中并未提出過任何關于訴訟時效的抗辯,且在二審中未提供新的證據證明物業公司對于物業管理費等費用的請求權已經超過了訴訟時效期間,故法院對于吳某二審期間提出的上述抗辯理由依法不予支持。

 

訴訟時效抗辯也有“時效”

 

訴訟時效是指民事權利受到侵害的權利人在法定的時效期間內不行使權利,當時效期間屆滿時,人民法院對權利人的權利不再進行保護的制度。也就是說,在法律規定的訴訟時效期間內,權利人提出的請求合法成立的,人民法院可根據權利人的申請強制義務人履行其所應承擔的義務,而在法定的訴訟時效期間屆滿之后,權利人才行使請求權的,人民法院就不再支持權利人的請求權。

 

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我國民事訴訟的一般訴訟時效期間為二年。但在審判過程中,若當事人未提出訴訟時效抗辯,人民法院不應對訴訟時效問題進行釋明及主動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進行裁判。

 

因為,如果人民法院主動對訴訟時效問題進行釋明,則有違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也有違法院居中裁判的中立地位。因此,《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規定:“當事人未提出訴訟時效抗辯,人民法院不應對訴訟時效問題進行釋明及主動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進行裁判。”

 

《規定》第四條規定:“當事人在一審期間未提出訴訟時效抗辯,在二審期間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基于新的證據能夠證明對方當事人的請求權已過訴訟時效期間的情形除外。”

 

本案中,物業公司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其收取物業管理費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一般訴訟時效,即二年。但由于吳某在一審階段未提出時效抗辯,人民法院也不得主動適用訴訟時效規定進行裁判,應當視為其放棄該抗辯權利和放棄該時效利益,最終導致吳某一審敗訴。二審期間,吳某雖然提出了物業公司向其收取物業管理費的請求權超出訴訟時效的抗辯理由,但吳某并未提供新的證據證明物業公司的請求權已過訴訟時效期間。因此,中級人民法院依據司法解釋的規定,最終駁回吳某的上訴請求。

 

在上述案例中,業主在物業糾紛訴訟中,對超過訴訟時效的訴訟請求,須主動行使訴訟時效抗辯。物業企業對拖欠物業費的業主,應及時行使權利。

 

根據《民法通則》規定,物業企業向業主追交物業費的訴訟時效為兩年,從費用交納期限屆滿的第二天開始計算,如果物業管理公司未能提供曾向業主主張過權利的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相關事實,則支持業主提出的訴訟時效抗辯意見。若中間物業管理公司曾向業主追交過欠費或業主同意交納欠費,則可適用訴訟時效中斷。

 

一般情況下只要物業管理公司提供了催收物業費的證據,無論該催收通知是否有業主簽收,只要能表明物業管理公司積極進行了催收,就可以認為物業公司曾向業主主張過權利,訴訟時效隨之中斷。

 

物業管理企業對拖欠物業費的業主,應及時行使權利。同時物業管理企業也可以請求業主委員會協助催討物業費。當然業主在物業糾紛訴訟中,對超過訴訟時效的訴訟請求,須主動行使訴訟時效抗辯,否則人民法院不對訴訟時效問題進行釋明及主動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進行裁判。